您现在的位置是: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 夜读|海蛎煎的乡土味

夜读|海蛎煎的乡土味

时间:2020-05-29 20:42  来源: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夜读|海蛎煎的乡土味

海蛎煎的乡土味

作者/ 松月

原载于《厦门日报》城市副刊

在湖滨南路上班的时候,偶尔会托同事买快餐。同事每次都熟门熟路地跑到马路对面的一家快餐店,打什么菜不用交代,其中一道海蛎煎是雷打不动的。

和旁边的其他餐饮店相比,这家快餐店其实并没有出彩的地方,它的海蛎煎也与其他店家的大同小异:些许海蛎配着高丽菜、蒜叶,被厚厚的地瓜粉包裹着,和酒店里香酥明丽的海蛎煎自是无法相比,但这家海蛎煎的Q弹口感,却是我喜欢的,更重要的是,它四溢的香气中,藏着乡土的味道。

(本报记者:吴家新 摄)

有人说:治愈心灵的,除了文字,还有美食。海蛎煎于我,就是这样一道兼具美味和治愈功能的美食。小时候,有海蛎煎的晚餐,我就觉得夜特别美、风特别清,哪怕吃过海蛎煎之后,还得挑灯挖海蛎到夜深。

展开全文

海蛎煎在闽南,其实不过是一道因地制宜的食物。其原料易得、工序简单,不仅味道足够诱人,也算得上是道“硬菜”。家里来客人了,要是能端上一碗海蛎煎,就是热忱的待客之道;哪怕是在各种宴席上,海蛎煎也是常见的。

网络图

不同于现在一年四季都有海蛎吃,在人工养殖并不发达的年代,海蛎于冬日开始收获,持续到来年的四五月间。那时我们的村庄,家家都拥有一小块养海蛎的滩涂,将一些条石搭好,偶尔清除一下贝类、海藻,余下便任它潮涨潮落。大自然真是慷慨,这样过了大半年,条石上便覆满了海洋的馈赠——海蛎。

在海蛎收获的季节,大人们潮落下海,连壳铲下一只只附在石头上的海蛎,装入随身携带的箩筐,就着潮水洗净挑回家。我们这些孩子则用特制的工具,撬开蛎壳,挖出一只只新鲜的海蛎,等着第二天早上收货的小贩上门,上学的费用就有了着落。那时,家家户户的孩子都得挖海蛎,我们的双手常常被锋利的蛎壳割伤,而这个活计也几乎耗尽了我们的课余时间。

网络图

海蛎易得,但吃上一次海蛎煎却不容易,多半是家里来客人了,或是逢年过节,再就是海蛎价贱的时候。那时,为了让海蛎煎的分量看起来多一点,母亲会放入很多地瓜粉,这样并不影响海蛎的美味,地瓜粉的Q弹也值得称道。有了海蛎煎,我们就不吃米饭了,配上一份清汤,我们就能吃得眉开眼笑、满嘴流油。

现在,家乡人多是在更深的海域里养吊蚵,装备也越来越齐全,收获的困难程度比起当年大大降低。而我家不养海蛎已久,其中各种艰辛的滋味也已随着时光慢慢淡去,唯有那海蛎煎可口的味道,在脑海里愈存愈香。

朗读者

齐妍,漳州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

征集

★《夜读》栏目每周定期推出“闽南夜话”、“英文朗读”等,用多元化的节目,满足听众们多样化的需求。

★如果您有适合栏目朗读的文章,中英文皆可,欢迎推荐或投稿给我们。

★如果有适合夜读栏目的好声音,也欢迎自荐或推荐,让好声音为平淡的生活添彩。

★可以发送音频作品或原创文学作品至电子邮箱xmrbsbjczs@126.com,请在邮件标题处注明“夜读+朗读者姓名”或“夜读+作者姓名”,并附上自己的个人资料和联系方式。

音频制作:黄晓青 许梦洁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海鹰卢婷雯 值班主任:蔡萍萍

重磅涉港草案,全国人大说明来了!

快讯!福建小学一二年级和幼儿园复学时间定了!

广州暴雨上热搜!厦门这场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周末天气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