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 中俄联姻,85年前就开始了,一位俄罗斯女孩嫁给了浙江人

中俄联姻,85年前就开始了,一位俄罗斯女孩嫁给了浙江人

时间:2020-06-03 04:39  来源: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中俄联姻,85年前就开始了,一位俄罗斯女孩嫁给了浙江人

最神秘的第一夫人

蒋方良(1916年5月15日-2004年12月15日)

蒋经国与蒋方良

在近代中国,蒋氏家族出了两位“第一夫人”,一位家族显赫、学识卓越、能力非凡,在政治、外交活动中曾扮演重要角色,而另一位则孤儿出身、心地善良、低调平凡,在家庭中成为贤妻良母。

前者就是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后者则是蒋经国的太太蒋方良。蒋方良终其一生,远离政治,甘愿在家相夫教子,做一位低调的“家庭主妇”。她的低调,反而给外界增添了“神秘感”。

在民国的跨国恋中,蒋经国与蒋方良无疑是最为引人注目的一对,他们的结合在某种程度上被世人赋予了“王子与灰姑娘”的童话色彩。

年轻时的蒋经国是个不折不扣的“愤青”,1925年5月,蒋经国因参加上海“五卅惨案”后的反帝运动被浦东中学开除,随后他到北京进入吴稚晖为国民党高干子女开办的“海外补习学校”,学习俄文,当时的进步青年都以留学苏联为荣。在京学习期间,蒋经国又因加入反对北洋军阀的示威游行队伍被当局关了两周。10月25日,蒋经国终于登上了赴苏的轮船,这一去就是12年,再回来已经是1937年。

展开全文

蒋经国到苏联后,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与邓小平成了同学,他思想进步、学习刻苦,一点也没有“官二代”的样子,得到了老师和同学的一致赞赏,在校期间他加入了共青团。1927年,蒋经国进入列宁格勒托玛卡红军军政学校,1930年5月,蒋经国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毕业,毕业前他成了苏联共产党的预备党员。

按照蒋经国这样的表现,换成别人早已经是一名优秀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了,可惜他的父亲是蒋介石。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清共的“反革命政变”后,远在苏联的蒋经国也受到了牵连,他当即在塔斯社发表《讨蒋声明》,批判蒋介石为“叛徒”,称“现在他是我的敌人”,这样的话固然有迫于形势而自保的嫌疑,但对于当时受“左倾”思想左右的蒋经国而言,未必不是肺腑之言。

尽管如此,蒋经国的前途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1930年,从红军军政学校毕业之后,他要求回国的申请被斯大林驳斥,按照蒋经国后来的话说,自己已经沦为“人质”,随后他申请加入红军担任军官也被拒绝。1931年2月,蒋经国被派到“狄拿马”电气工厂当学徒,后又下放到莫斯科附近的农村劳动,表现良好的他被选为集体农场的主席。1933年1月他又被调到阿尔泰金矿场主编《工人日报》,同年10月再调到斯维德洛夫斯克“乌拉尔马许重型机械厂”担任副厂长,正是在这里,蒋经国结识了蒋方良。

那时的蒋方良当然不叫蒋方良,而叫芬娜。芬娜那年只有17岁,刚从本地一所技术学校毕业,和其他几位年轻的女毕业生一起被分配到厂里工作。芬娜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姐姐与她相依为命。按照同事玛丽亚的形容,芬娜是个“漂亮的平常女孩”,尤其当她绽开笑容的时候,更是清纯而动人。芬娜的个头在俄罗斯女孩中并不算太高,但跟不高的蒋经国在一起,已经是超标准配置了。

蒋经国出生在辛亥革命的前一年,这一年他23周岁,正是心理和生理都容易冲动的年龄。之前在中山大学读书时,他曾和冯玉祥的女儿冯弗能有过一段恋情,但因为对方“政治觉悟”太低而分手。这一次他对芬娜一见倾心,利用自己副厂长的身份“以权谋私”,经常为她大开方便之门,又像一个大哥哥一样成天嘘寒问暖。果然,情窦初开而且从小缺少父母关爱的芬娜很快就被打动了,和蒋经国确立了恋人关系。

爱上尼古拉

蒋方良的原名叫芬娜 伊芭提娃 瓦哈瑞娃,是一位白俄罗斯人。她自幼父母双亡,由姐姐抚养长大。1933年,17岁的芬娜从工人技术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了乌拉重型机械制造厂工作。也就是在乌拉重型机械制造厂,她爱上了一位名叫尼古拉的小伙子,他就是蒋经国。

其实,蒋经国与芬娜相爱之前曾经有过一段恋情。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时,蒋经国认识了冯玉祥的女儿冯弗能,两人很快就坠入爱河。然而,他们的恋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冯弗能就回国了。之后,蒋经国遭遇各种打击,甚至流放,吃尽了苦头。直到1933年10月进入乌拉重型机械制造厂后,他的生活才慢慢安定下来。

  蒋经国和蒋方良

对于蒋经国与芬娜的相识,外界有着多种不同的传说。有人说芬娜在晚上回家路上遭遇了歹徒,恰好被蒋经国遇见,于是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人的故事;也有人说蒋经国在艾尔它金矿生病昏迷,恰好被芬娜遇见,于是演绎了一段美人救英雄的故事。不过,根据蒋经国的回忆,他们并没有这样一段浪漫的经历。芬娜分配到乌拉重型机械制造厂当工人时,恰好和蒋经国在同一个车间,成为蒋经国的下属。

他们两人,一个远离家乡,和父母完全断绝联系,一个是父母双亡,孤儿出身,可谓同病相怜。当时的芬娜是位漂亮而又平常的女孩,与其他热情开朗的俄罗斯女孩相比,她身材瘦长,娴静、温柔,不乏中国江南女子的甜美。

刚开始,蒋经国由于身在异国他乡,加上特殊的家庭背景,对芬娜并没有太多的奢望,只是觉得和芬娜在一起精神上没有压抑,非常轻松愉快。而芬娜被也蒋经国那种身处逆境仍能刻苦努力、奋发向上的精神所感动,也乐意和蒋经国在一起。蒋经国说:“在工厂内,她是我的部属,她最了解我的处境,我每逢遇到困难,她总会表示同情及加以援手。”

然而,他们的恋爱并非一帆风顺。1934年8月至11月,蒋经国再次遭到苏联内政部的监视。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蒋经国除了工厂与宿舍,不能会见任何人,包括芬娜。这种漫长的煎熬,反而加深了他们的感情。当监视解除后,芬娜决定嫁给他。她对蒋经国说:“尼古拉,不管以后你在哪里,我都会等待你。无论什么磨难都不会把我们拆散。” 1935年3月,蒋经国与芬娜在苏联当局的批准下正式结为夫妻。

结婚后,他们生活贫穷,但很充实。蒋经国后来说:“我们居住的房间只能容一床一桌,每每为臭虫所扰,夜夜不得安眠。一月难得配给肥皂一块,一月难有一小块牛肉吃。我夫妻皆自食其力,虽困难而值得回忆。”1935年底,芬娜为蒋经国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为爱伦,即蒋孝文。孩子的出生,为他们这对患难异国情侣,增添了快乐与幸福。

贤良慈孝

1937年3月,在斯大林的批准下,蒋经国由莫斯科启程回国,结束了他长达12年的苏联生活。他说:“这12年给我的教训深烙我心,永远都不会淡忘。”作为蒋经国的妻子,芬娜带着儿子爱伦也一起来到了中国。

1937年3月25日,蒋经国携家带口,终于踏上了归国的征途,四月中旬,一行抵达上海。

稍作停顿后,蒋经国一家启程前往南京,拜见蒋介石和宋美龄。据说,蒋介石拖了两个星期才和儿子见面,有点杀威棒的意思,后来经人说合,父子才重归于好。这一次见面,除了重叙父子情外,洋媳妇见公婆也是一项重要内容,虽然蒋经国之前已经给老蒋寄过照片,但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确,老蒋乍一见芬娜还真有点不习惯,不过当他看到芬娜低眉顺目、端庄朴实,又看到孙子、孙女漂亮可爱,一时也就解颐了。

芬娜用中国话称蒋介石夫妇“阿伯”、“阿姆”,她衣着朴素,与旁边很洋气的婆婆宋美龄一比,这位真洋人倒显得土气十足,以至于他们告退时宋美龄悄悄塞给蒋经国一把钞票,让他给自己的老婆买几件新衣裳。在以后的岁月中,宋美龄跟蒋经国的“后党”与“太子党”一直是明争暗斗的,但宋美龄和这位儿媳倒是一直和睦相处。这要归功于洋媳妇的谦逊低调,终其一生,她从不和婆婆争风头,甚至不让别人称自己为“蒋夫人”,因为她觉得只要宋美龄在,“蒋夫人”就只能属于她,宋美龄要不在了,这个称呼也就“退役”了。

这次会面后,蒋介石很高兴地给芬娜取了个中文名字“芳娘”,后来因大家觉得“娘”不太好,又改为“方良”,寓意“贤良方正”,从蒋方良一生的行迹来看,这四个字当之无愧。

父子之会后,蒋经国奉父命带着妻儿到宁波溪口和生母毛福梅团聚。蒋经国还乡这一天成了溪口的大节日,当地男女老少齐出动,鞭炮喧天,锣鼓阵阵,蒋经国和毛太夫人见面时抱头痛哭,场面十分感人。对于儿子带来的这个洋媳妇,毛福梅倒是一点也不介意,她还告诉别人,蒋方良是她见过最漂亮的女人。这个被丈夫抛弃的女人,已经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现在留俄12年的儿子奇迹般生还,她已经别无所求了,更何况还有一对那么可爱的宝贝孙子。

在毛氏的主持下,蒋经国和蒋方良补办了中国式婚礼,礼堂就在蒋家的“报本堂”。婚礼完全是老式风格:蒋经国身穿长袍马褂,头戴呢帽;蒋方良凤冠彩裙,宛如戏台上的诰命夫人。他们按照溪口乡俗举行了拜堂、献茶等仪式,还让新娘献上“围巾布褴”。蒋家的大厨房炒上“谷花胖”,用预先准备的青松毛烧火、铁叉掀锅,使浓烟上冒,熏得新娘闭目难忍,一干亲友们则在旁边拍手大笑,让这位洋夫人体验到了在中国当新娘的滋味。接着蒋家大宴宾客,一连热闹了五六天才消停,而后才进入正常的生活轨道。

蒋经国一别12年,国学荒废大半,蒋介石又是个非常注重传统教育的人,便叫儿子专心在家从师读书,主攻《曾文正公家书》和《王阳明全集》,因为这是老蒋一生最崇拜的两人,定时还要把作业寄到南京让老蒋亲自检查。而蒋方良则穿起了旗袍,拿起了筷子,学做一个中国式媳妇。毛福梅还聘了一位姓董的女教师专门教儿媳国语和溪口话,蒋方良语言天分很好,渐渐地就可以说一口宁波腔的普通话了。

蒋方良是她嫁给蒋经国后改的名字,她的本名叫芬娜伊巴提娃瓦哈瑞娃,一个很绕口的俄国名字,她出生在沙俄时期的一个贵族家庭,她自然就是贵族小姐了,可是在革命后这个身份成了累赘。

1934年,18岁的蒋方良被送到了苏联乌拉山区的乌拉尔重型机械厂工作,准确的说劳改,当时被怀疑是美国间谍的蒋经国也在这个地方接受改造,两个时运不济的人在这里擦出了火化。

不得不佩服蒋经国,在那种连命都可能随时不保的情况下,还能有心情去谈恋爱,1935年3月,蒋经国和蒋方良在异国举行了婚礼,同年12月就生了个儿子,也就是蒋孝文。

1937年蒋方良跟随蒋经国回到了中国,从此她的地位也变了,成为了“太子夫人”,不过她却从没摆夫人的谱,蒋方良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默默的为蒋经国生了3个儿子一个女儿。

  蒋介石

起初,蒋介石对这位儿媳妇的态度颇为矛盾,一方面感念她在苏联对蒋经国的照顾,另一方面又对她的出身与学识略感遗憾。尽管如此,蒋介石还是给这位异国儿媳妇取了一个中国名字“蒋芳娘”。回到溪口后,蒋经国的母亲毛福梅认为“娘”字不合辈分,又改为“方良”,取方正贤良之意。

那时的蒋方良还是一个率直、羞涩、单纯的女子,身处异国他乡,语言又不通,除了相依为命的丈夫和孩子外,她和自己的祖国苏联以及亲友完全断绝了关系。为了让自己能融入中国,蒋方良不得不入乡随俗,穿上中国的旗袍,开始接受中国的习俗,学习中文和宁波话。在溪口,蒋方良甚至帮衬婆婆毛福梅下厨做饭,学做宁波菜。

在传统中国,婆媳之间往往最难相处,而蒋方良却要面对两位性格、学识、能力悬殊的婆婆。好在她来自异国他乡,加上语言上的障碍,两位婆婆对她反而颇为体谅与爱怜,双方关系也比较融洽。毛福梅去世后,蒋方良与宋美龄相处的时间逐渐增多,双方的亲情日渐加深。1943年,蒋方良和蒋经国一起接受施洗,正式成为基督徒。自此,她与宋美龄的关系更加和谐。到了台湾后,凡是过年过节,以及蒋介石或宋美龄的生日,蒋经国和蒋方良一家大小都会到士林官邸,举行家庭宴会,共享天伦之乐。

与宋美龄热衷政治不同的是,蒋方良一心一意相夫教子,做一个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妇,始终遵循传统中国的妇道。事实上,蒋方良内心也很清楚,蒋经国非常讨厌夫人干政,因而她几乎不参与蒋经国的任何政务。起初,一些不明就里的官太太试图通过蒋方良为她们的丈夫或是亲朋讲些情面,拉些关系。

然而,她们几乎无一不是以失望告终。除了到机场迎送出国访问的蒋经国,或者陪同蒋经国出席必要的政治活动外,蒋方良一般很少公开露面。很长时间,外界对她的情况鲜有了解。蒋经国接任“总统”后,蒋方良虽然贵为“第一夫人”,但依然极为低调。起初,新闻报纸在报道她时,将她称为“蒋夫人”。她得知后,立即派人通知相关部门,希望不要称她为“蒋夫人”,以示对婆婆宋美龄的尊重。之后,新闻媒体也就改称蒋方良为“经国先生夫人”。宋美龄对蒋方良的孝顺非常满意,她曾多次对蒋家子女说:“你们一定要好好对待你们的母亲。”

  蒋孝章、宋美龄、蒋方良

可以说,自从进入蒋家,蒋方良就一直努力以贤良淑德的中国妇女标准来塑造自己在蒋家的形象。她善良、孝顺、低调的品格赢得了蒋介石的赞赏。1966年5月15日,蒋方良刚好50岁生日,蒋介石亲笔书写“贤良慈孝”四字赠送与她。蒋方良对公公蒋介石同样也是非常敬爱,称蒋介石为“阿爹”。据蒋孝勇回忆,蒋介石逝世这天,蒋家上下都随侍在侧。蒋方良突然问蒋经国:“我能不能亲阿爹一下?”蒋经国当即说:“可以,当然可以。”蒋方良就上去亲了蒋介石的面颊一下。

蒋经国与蒋方良是在患难中相爱的,因而夫妻感情一直很好。对此,蒋方智怡曾说:婆婆很聪明,而且是睿智的。公公在世时非常疼爱她。每次在官邸吃饭,公公进了家门,老远地就一路“方!方!方!方!”地叫着过来。而在蒋方良的心目中,也是永远把丈夫摆在第一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