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 俄罗斯移民定居东北成中国少数民族,大搞旅游安居乐业

俄罗斯移民定居东北成中国少数民族,大搞旅游安居乐业

时间:2020-07-14 02:09  来源: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俄罗斯移民定居东北成中国少数民族,大搞旅游安居乐业

今日路线:额尔古纳县城拉布大林——三河油菜花地——上、下护林村子——哈乌尔河——自兴林场——恩河午饭——哈乌尔公园——室韦额尔古纳河、中俄边界——临江住宿。

早饭后皇帝去邮局盖了章,然后我们登车出发。一路欣赏三河漫山遍野金黄灿烂的油菜田和上、下护林村的民居,在广袤的天地里,几排破败的木头房子在灿烂的油菜花衬托下,显得一派苍茫。

展开全文

在油菜田和下护林之间,村妇终于见到了梦寐以求的白桦林(这些景色与皇帝来说可谓老相好的,可在村妇眼里,那可是如同大姑娘坐花轿一般新鲜呢)。

朴树的《白桦林》如此忧伤,战争和爱情,枪炮与玫瑰,生命充满了无奈和宿命的悲剧色彩。好在,现下世界和平,我们只需欣赏美丽的白桦,而无须为战争、枪炮和生灵涂炭而嗟叹。

双脚亲吻松软的草甸,眼里映入的是白桦的纯洁,鼻中闻到的是树木的清香,埋藏在心灵深处的那抹温柔便氤氲成雾,甚嚣尘上。白桦树笔直的树干高耸入云,顶上的圆形树冠遮天蔽日;白桦树绝少旁支,却生出无数只黑色的眼睛。是的,深邃清澈的眼睛。

今天天气好的不得了,下午3、4点钟的太阳在大兴安岭仍然是高高在上。但是,因为有了葱葱郁郁的森林,有了浓密的树叶,一切变得大不相同。光线显然折服于丛林,使得进入林子里的这部分要温润柔和得多,甚者在树干间斜斜地透将过来,造成的无数光影将空间割裂,能看见很多自然的小心思。

依依不舍地告别这扑面而来的美丽,我们登车直奔恩河俄罗斯乡。

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三、四十年间,中国以山东、河北为主的“闯关东”移民流与沙俄在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奉行“边区俄罗斯化”的移民流在额尔古纳河畔砰然相撞。那个时候,这样的移民充满了强烈的无奈、痛苦以及对生命的抗争,这样的生命状态,孤独的特质被放大到无以复加。彼此都需要互相的温暖,结果就使得两个种族慢慢融合,先友后亲,从而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俄罗斯族。

第一图:面包房;第二:民居;第三:东正教外观的博物馆;第四:某种鹿。

现在,俄罗斯族主要生活在恩和与室韦一带。但是我们个人感觉,恩和要比室韦舒服得多,详情后文会分解。

车到恩和后我们直奔邮局,因为找不到村委会和村长家,看看又临近中午下班时间,我们干脆直接闯进了乡政府,幸运的是刚好乡长和书记都在办公室。不得不说的是,他们两个都是俄罗斯族,而且都长得非常帅气。向他们表明游客身份后,我们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欢迎,之前也拜访过类似人物,但如此热烈尚属第一次。

他们介绍说,恩河现在共有300多户,900多人,56%为俄罗斯族,也包括他们自己(他们是第三代的中俄混血)。2007年,这里的人均年收入就超过了8000元,可见非常的富裕。但是后来跟普通俄罗斯族百姓聊天的时候,此说法遭到了集体鄙视。

两位领导对旅游兴乡显然有着非常强烈的意愿,不仅给我们介绍现状,还说我们可以随时打电话或者发邮件给他们,随时索取相关信息,以便我们写游记。跟他们了解了一些俄罗斯族的情况后,例行盖章。书记乡长又亲自送我们下楼并带我们去跟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交接接待工作——让我们免费参观博物馆(门票20元/人)。要不是我们说有一帮人一起已经定好午饭,二位领导看上去极有意愿请我们痛搓一顿。

在博物馆门口刚好遇到北北他们,于是大家一起免费参观了博物馆。俄罗斯族人多信仰东正教,博物馆自然也被建成相关款式,馆里展览了一些俄罗斯家庭的日用品和生活场景,另一个展厅展览的是驯鹿、熊等动物标本。

免费参观可以一看,自己买票的话,此景可略。

午饭在俄罗斯人孙翠花家解决。非常丰盛的俄罗斯风格饮食,更重要的是翠花一家非常朴实友好。

我们的纯正俄罗斯餐有很中国的背景音乐。

饭后,大家集体躺倒睡觉,唯独皇帝和村妇在院子里和翠花及其妈妈聊天。

翠花的爷爷是山东人,闯关东直接闯到了俄罗斯,结识了俄罗斯姑娘并成功将其拐到中国成了翠花她奶,然后定居恩河。恩河自2005年开发旅游后,选择了翠花等四家依然保持良好俄罗斯传统的人家,由乡里给每家无偿提供1万元,扶植他们开办家庭旅馆,并组织他们公费去俄罗斯参观学习。

问及他们所能享受到的少数民族优惠政策,答曰几乎没有,只是近两年才开始享受高考加分政策。忍无可忍之下,村妇终于将憋了很久的一个“少数民族”的问题抛过去,并得到满意答复。俄罗斯民族是在90年代才得到认可为少数民族的,之前其实就是中俄混血的聚居群体而已,所以,少数民族优惠政策几乎没有。

跟翠花一家告别时,老爷子对村妇说,我从来没体会过这样的旅行方式,这样的人家真叫我感动。由此可见,驴的生活比旅行团拥有的可感动事件要多得多。

室韦是另外一个俄罗斯族聚居地。开发要比恩和早,所以人也要多得多,它风景不如恩和,但其独特优势在于这里拥有界河——额尔古纳河,河的对岸就是俄罗斯。

一路都看到“寻梦临江”的牌子,此时才明白,临江不是地名,这是广告营销。

界河上的云都很异国,像不像面包圈?

对岸的俄罗斯村子和简陋的岗哨

再上一张跟房子的合影。他们的房子都是先用木头搭架子,然后往上糊泥,最后粉刷。

晚上住额尔古纳河边的临江乡队,旅馆爆满。老X同志第二次不提前定房,搞得我们临时找了半天只找到一家,条件很一般,而且八个人分居两家。

晚饭时,队员和领队就下一步日程安排出现重大分歧,主要是是否去玩莫尔嘎纳国家森林公园。上海老爷子力主去,领队强烈反对,村妇和小骗子出于尊敬老爷子,也和领队交涉。争论非常激烈,让我们大家集体无法接受的是,老X竟然指着老爷子的鼻子教训一个即将80岁的老人。搞不懂,我们掏钱包车包人竟然不能自己决定路线,而且还要看他的脸色。

村妇气急,扔下众人在院子里吹冷风。

老爷子为了不激化矛盾,妥协,实则为以退为进的策略。

今天有美丽的白桦,也有很不爽的争论。

生活往往以美丽开始,却经常会以不完美结局。(2009-7-28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