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 老胡磨豆腐

老胡磨豆腐

时间:2020-07-14 02:34  来源: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老胡磨豆腐

本报记者 王琪鹏

“丁零零……”老胡的电话又响了。打电话的,是天津武清的一名老主顾。这些日子,老胡的豆腐摊没有出摊儿,可把好这一口儿的人馋坏了。

老胡名叫胡建凯,家住通州区西集镇胡庄村。老胡做的豆腐小有名气,在通州,只要说“去西集买豆腐”,大家心知肚明:准是去老胡那儿。

“近的不说,还有人从房山、昌平跑过来买呢。”聊起自己的手艺,老胡非常自信。别人做豆腐都用机器了,他还是用最传统的方法来做,产量小了点儿,但味道特别好。这不,连天津顾客都惦记上他的豆腐了。

“世上有三苦,打铁、撑船、磨豆腐。”做豆腐匠三更睡五更起,每天要浸豆子、磨豆腐、烧浆……等到豆腐上市时,早已经过了十几道工序。做几百斤豆腐,用的水和豆渣加起来就得好几吨。

做豆腐有多辛苦,老胡最清楚。这些年来,两口子起早贪黑,没睡过一个整觉。尤其是寒冬腊月点豆腐,手心是热乎的,手背却冰凉冰凉的。西北风一吹,手背就跟刀割一样疼。老胡腿脚不好,骑着三轮车出摊儿,有时还能自己把自己轧了。“这又怎么样?咱还得接着干,就得豁得出去。”

二十多年来,老胡形成了固定的生物钟。一过半夜1点,只要有点儿声响,他就再也睡不着了。“我的右腿有毛病,早起一会儿,就能多做一点儿。”

许多人不理解,既然有残疾,怎么还偏偏去干这最苦的一行呢?老胡回答:“咱的名字可是在户口本第一页的,得撑起这个家啊!”做豆腐之前,老胡干过车床维修,工资不高。后来结了婚,这点儿工资不够家里开销,于是就当了豆腐匠。做豆腐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爱吃这一口儿。“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差,那会儿觉得豆腐是最好吃的东西了。”就这样,刚二十出头,老胡就当起了豆腐匠,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凭着“豁出去”的这股子劲儿,老胡对豆腐的质量也特别重视。“实话实说,老祖宗留下来的手艺咱没有丢。”说起豆腐好吃的秘诀,老胡说其实就俩字儿:用心。

老胡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既然做豆腐这么辛苦,就一定要把豆腐全卖出去,不能为销售着急。因为豆腐味道好,老胡在西集镇很快就打出了名气,许多人排队都买不到,经常得提前一天打电话预订。随着生意越来越红火,老胡扩建了豆腐坊,又利用豆腐渣养猪养鸡,搞起了生态养殖,日子越来越富裕。

“家和万事兴,我倍儿满足。”老胡说,现在岁数大了,做豆腐更多是一种消遣。回顾过去的经历,他常说,困难就是给人准备的。如果认命了,面对困难就永远抬不起头来了。只有不认命,才有克服困难的可能,“得把后槽牙咬住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