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 专访丨赵粤:在创造营变身“斗战胜佛”的日子

专访丨赵粤:在创造营变身“斗战胜佛”的日子

时间:2020-07-13 10:12  来源: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专访丨赵粤:在创造营变身“斗战胜佛”的日子

去年夏天,“吃瓜群众”赵粤在追《创造营2019》的时候,大概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下一季节目的学员之一。当时,她很羡慕这个节目的舞台那么华丽酷炫,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是每一个48 GROUP成员都渴求的。

从站在角落的二期生小透明,到精英小分队7SENSES的一员,赵粤在SNH48磕磕绊绊地走过了7年。此次出战《创造营2020》的队友中,她的总选排名最高,成团潜质最被看好,希林娜依·高更表示,赵粤是她心中争夺第一的有力对手。然而在前半赛程,她一直徘徊在成团位的边缘,直到第三次顺位发布才站上最高处,说出自己想要守住中心位的野心。

赵粤在《创造营2020》最新排名中位列第一

赵粤不否认,自己参加《创造营2020》的确拥有粉丝数量上的优势,但一切都源于厚积薄发的“值得”:“我们的粉丝是通过早年的努力积累的,大家都吃了很多苦。‘河妹’(SNH48的成员)的学习能力很强,虽然跑通告比较多,训练时间比其他学员少,但大家都很有团魂和信念感,会在短时间内拼命努力达成目标。”

1

入营之前,赵粤自认把赛制摸得透透的。“我内心大概有个路线,一进来先评级分班ABCDF,评完级后开始学主题曲,考完主题曲又要评一次ABCDF ,然后再公演……”赵粤对记者头头是道地掰扯了一番,没想到今年节目启用了全新赛制,她一下就懵了。跑去5天班学主题曲,原因也很简单:“求个稳,反正主题曲MV有得拍就行。”很快她便发现,金牛座的小心谨慎在“敢,我有万丈光芒”的号召下根本行不通:“我那么佛系的人,就这样被逼成了 ‘斗战胜佛’!”

展开全文

赵粤一公《神奇》直拍备战《River》,是赵粤参加节目以来压力最大的时候。SNH48主打“养成系”,每年剧场上演百场公演,为吸引观众、也怕粉丝看倦,成员会花很多心思让舞台更新奇有趣,在唱跳这一硬实力上反而有所松懈。入营后,赵粤像块海绵一样拼命学习专业课程,一直被称赞进步很大。但当老师点她可能不太适合表演《River》时,她还是心态崩了,爆哭三个小时。

“我真的超后悔,当时没有举手”“我一个25岁唱跳女艺人,如果现在不说出自己的梦想,还等什么时候”……赵粤一边大哭一边疯狂吐槽,感觉身上的包袱也随着这次发泄被抛开了,现在她已经可以很轻松地回忆起那丢脸的三个小时:“哭着哭着一抬头,就看到编剧姐姐在摄影机后面超开心地看着我。”

2

与流传在外的“盛名”相比,赵粤并不算是锋芒外露的人。她性格温吞慢热,不笑时五官带点酷酷的冷感,憨笑起来又会露出一双眯眯眼。可盐可甜的舞台魅力与踏实低调的沉稳个性,一直是她圈粉固粉的重要因素。

长发时的赵粤

得知自己入选《创造营2020》时,赵粤其实是有点迷茫的,她问自己:“节目组到底看上我什么?”事实上,个性鲜明又身怀“十八般武艺”的丝芭学员,走到哪儿都是出了名的人缘好,赵粤和她的新朋友还衍生出多对热门CP。

“一开始还是会有点寂寞。”赵粤坦言,自己过去在SNH48一直备受关照和保护,遇事也习惯先问别人“我该怎么办?”此番作为队长带着后辈上节目,既有压力,也有种薪火相传的责任感,“妹妹们有情绪波动或者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就回想之前姐姐们是怎么帮助我的,然后也那样帮妹妹们调节心情。”

赵粤和丝芭学员在一起“我发现,分团成员跟我在上海的队友性格挺不一样的。有的妹妹出了事也喜欢硬撑,我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一定会跟我讲,只说‘没关系,我自己可以’。可是过了一天我发现她又在哭,哭完还是不肯说自己怎么了。”赵粤为此花了不少心思为后辈排忧解难。由于河妹经常集结在宿舍或者卫生间开小会,还屡次被怀疑是不是偷藏了手机,“冤啊,我们真的没有手机,我排位都掉了好多了。”

“她是谁呢?”澎湃新闻记者问。

“还是不说名字了,我怕她打我。”赵粤笑道。

经过三轮告别,赵粤成为丝芭传媒挺进决赛仅剩的独苗。临走前,“固执的蛮牛”陈倩楠收到了她的亲笔信:“以后给你的意见请你上个心,别再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等我下次看到你还天天胃痛,我就亲手做个手术给你缝上。”“你是成员中让我难过生气次数最多的人,不过还是感谢你,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的话,我估计又是一个自闭的人。”

这位让赵粤“操碎了心”的学员是谁,想来已不言而喻。

3

在饭圈,赵粤的家庭并不是什么秘密。父亲是医生,母亲是老师,工作向来繁忙,出道后她一直在远离家乡武汉的上海工作,也逐渐养成了报喜不报忧的习惯。

以往“创”系列中,都会安排学员联系家人的环节,赵粤对此又期待又纠结:“我有想过是打给家人,还是打给SNH48的队友?因为给家人打电话,我怕自己会哭,我一哭他们也会跟着难过。”

“有一次我拍东西拍到很晚,觉得很累,但第二天还要排练。妈妈打来电话问‘最近怎么样’,我一边哭一边说‘没事我很好,我在上海吃得好喝得好’。”彼时赵粤才入团没多久,但她对那个电话至今印象深刻,“即使知道我很难过,他们也没法过来看我。我不想让他们太担心,所以更多时候还是会靠自己调整心态。”

为了录制《创造营2020》,她今年依然没能回家过年。新冠疫情开始蔓延后,赵粤的父亲在第一时间奔赴金银潭医院,赵粤本想叫母亲离开武汉,但遭到了拒绝:“疫情还不太明朗,要对身边的人还有路途上遇到的人负责。”在作出留守的决定两三天后,武汉便封城了。

看到父亲发来病床上的VCR,赵粤落泪

身在海南奶奶家,赵粤每每看到新闻报道就揪心不已,怕被父母说矫情,与家人视频时她都尽量藏起内心的不安,还把压岁钱拿去捐款,并向粉丝呼吁“过年不要乱窜,注意防护,不要给一线的朋友添乱”。入营后,即便担心家人,她也只能通过工作人员询问疫情的进展。在最新一期节目中,学员们的家人前来探班,赵粤的父亲却是躺在病床上发来VCR。赵粤先是坚强地说“我家人要拯救世界”,最后还是忍不住落泪的样子,令人既骄傲又心疼。

“25岁唱跳女艺人”,是赵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感受到不同培养模式下女团实力的差距,她直言心里有过焦灼,但更多的还是坦然:“SNH48的养成形式,重视和粉丝互动、一起成长。如果我去别的公司做练习生,可能实力会更强一点,但舞台表现力和镜头感应该不会像现在那么好。我相信之前的7年我没有浪费,我收获的不仅仅是粉丝,还有更多。”

从“一无所有,有梦而已”到“敢拼敢闯,目标中心位”,《创造营2020》于赵粤也可谓一次成长。“25岁唱跳女艺人”又如何?只要胸口热血还滚烫,她的征途便会通向万千星光。

赵粤寄语粉丝

【对话】

澎湃新闻:之前你提到“来到节目以后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触?

赵粤:其实我去年就有看《创造营2019》,当时特别羡慕他们的舞台很漂亮。但那时主要是为了放松心情、吃瓜看戏,后来我才发现《创造营2020》的赛制真的让我非常头痛。我一直以为赛制会和之前的一样,结果入营以后一会儿选歌拔河,一会儿反差萌小剧场,甚至我自己也不会想到二公会去“不敢”战队。

《创造营2020》录制期间,我一直倍感压力。比如主题曲考核,我们本来想选三天班,因为丝芭学员扒舞的能力还是挺强的,但按照赛制规则如果没能在时间内完成就不能拍主题曲MV,考虑到大家实力参差不齐,于是最后都去了5天班。后来才发现,在这里不能抱着求稳的想法,我们的Slogan就叫“敢,我有万丈光芒”,不敢去拼可不行。

到了二公时,据说即使在舞台上唱崩了、跳砸了,也会不剪辑不修音地播出来。本来加入《River》我心里就还有点犹豫,先上了一节舞蹈课,我觉得自己状态很差,声乐课上老师又说我的嗓音条件可能不太适合这首歌,我顿时就崩溃了,那天下午哭了将近三个小时。那三个小时里还有摄影机对着我拍啊拍,我忍不住把入营以来的压力通通都发泄出来,说“我真的超后悔,当时没有举手”“我一个25岁唱跳女艺人,如果现在不说出自己的梦想,还等什么时候”等等等等……哭着哭着一抬头,就看到编剧姐姐在摄影机后面超开心地看着我。

那次哭完,我也算是彻底卸掉了包袱,也更愿意表达内心的想法了。我有个口头禅“我反正也就烂人一个”,虽然听上去有点丧,但其实是有种积极向上、绝地反击的感觉在里面。

赵粤参与初评级舞担battle

澎湃新闻:在SNH48你是排得上号的舞担,但在初评级的舞担battle中,你落败了,当时有对你造成打击吗?

赵粤:其实是有受到打击的。竞争最强舞担如果赢了,就有机会带着团队去首发成团位。营里有很多舞蹈实力超强的学员,妹妹们也很体贴我,说如果感到压力很大不举手也没事。她们知道我性格比较佛系,过去在SNH48成员和粉丝们一直保护着我、不让我接受太大的压力。但横竖我们都在板凳队,不如放手一搏,结果上台后一看,哇哦,大家真的好强!我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我的心态不算特别好,属于在舞台上会好好表现、但不适合考试的人,有点“人来疯”。黄子韬教练有非常严厉地给出意见与建议,我也告诉自己,现在没办法做到的事不代表我以后也做不到,这个节目也算是养成系,我会让大家看到我的转变。

赵粤二公《River》直拍

澎湃新闻:《创造营2020》让你得到了哪些锻炼与成长?

赵粤:更沉稳了,抗压能力也变强了,而且我会更多地倾听内心的想法、为自己做决定。在SNH48我们的活动以团体为主,每个人都会分好各自的担当,也要学会让步,我习惯了先把个人的想法抛开,先去考虑团队的事情。过去我还有个习惯,就是遇事先问别人“我该怎么办”。比如分组到《River》,如果在以前我会先去问别人“我该不该选这首歌”,哪怕我内心想选,但是别人说我不适合的话,我就会放弃。现在在营里待了那么久,我变自主了很多,也敢拼敢闯。

澎湃新闻:包括你也有争中心位。

赵粤:对,《River》我有尝试去争中心位。其实是因为那天黄教练晚上来看我们训练,他说我们很怂,给我们加油打气时突然冲到我面前喊“赵粤,你敢不敢,你有没有勇气!”,那个时候我们所有人都被震慑到了,所有“不敢”战队的人要都举手表示要争中心位。本来胡嘉欣她们还很欣慰“赵粤终于成长了,都会争中心位了”,结果我只是弱弱地争了下中心位然后马上缩在后面,还是有点点怂,她们又说“不,赵粤并没有成长”。但是当时我敢举手说想当中心位,其实也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现在我也已经立了目标,我在节目里说,我想要中心位出道。

“我的目标是成团位的中心位”澎湃新闻:和其他学员之间有什么趣事可以分享?

赵粤:我这次在节目里交到好多新朋友,最早接触到的公司就是嘉行新悦,初评级首秀时正好抽到和她们battle。记得那时田京凡一直默念“不要抽我不要抽我”,很多学员都怕抽到SNH48,但我们并没有感觉,我们觉得自己就是一群可爱的小姑娘哈哈。后来学主题曲去到5天班,又碰到了嘉行的学员,关系变得特别好,经常一起打闹。张艺凡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来找我们玩,我们也会经常分吃的给她们。(记者:零食没有被节目组收走吗?)有的学员告别城堡后会把零食传承下来,河妹人缘好,传承到的零食也特别多。

澎湃新闻:你出道7年了,看到00后学员会不会感到一丝年龄上的压力?

赵粤:还好啦,那些小妹妹一直以为我比她们还要小呢。我们经常会熬夜训练,她们虽然很年轻,但是熬到后半夜也会撑不住,但我们丝芭学员仍然精神抖擞,大家都说我们太热血了,问我怎么做到熬完夜还能充满工作热情?我想说,我虽然是25岁唱跳女艺人,但是我一直保持年轻的心态,在SNH48里也经常跟小朋友待在一起,自然而然心态就非常年轻热血。

2月12日,赵粤在微博发表亲笔信

澎湃新闻:大家都知道,你是武汉人,在这次对抗新冠疫情中,家人也一直奋战在一线。

赵粤:因为有《创造营2020》的行程,年前我爸爸就跟我说先不要回武汉了,去海南奶奶家住。后来疫情爆发,看新闻和网上实时消息感觉很严重,一不小心就会被感染,那段时间我非常担心,但也不敢和爸妈讲,怕他们觉得我太矫情。

我爸爸是一名医生,工作很累、压力很大,但还是有一些不理性的声音和人存在,我看到就很难过,甚至还有点怨恨,想为什么我爸爸偏偏是医生?为什么自己一点用也派不上?有一天晚上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上网说了一些话。我妈妈一直很关心我的动态,马上跟我说没关系,让我不要太关注网上那些过分的言论。

澎湃新闻:《哪吒闹》的舞台,你看了应该会感触挺深的。

赵粤:对,看了真的很感动,因为我们没有手机,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疫情是过去了还是更严重了基本都是听选管姐姐说的。当时听到表演《哪吒闹》的学员说武汉的花开了,我内心就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想着自己终于可以回家了。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去,再拖下去怕是要两年了,我真的很想念家人

澎湃新闻:如果可以成团出道的话,你希望自己是什么担当?

赵粤:可能是,氛围担当?河妹都挺会抓镜头的,我希望能在舞台、MV、广告中释放自己的魅力。

赵粤三公《对心》直拍

澎湃新闻:对接下来的演艺之路,你有怎样的期待?

赵粤:我之前是一直很想拍古装戏,但现在我还是想以唱跳女团为主,因为我已经25岁了,可能再过几年就跳不动了哈哈。当然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也很想拍戏。

澎湃新闻:如果有机会在《创造营2020》的舞台表演SNH48的歌,你会选哪首?

赵粤:我会选《春日》,它非常好听而且很有特色。如果想要更有团魂一点,我会选《光之轨迹》,但是其他妹妹不是TEAM N2的,会不会跳起来有点奇怪(笑)。

澎湃新闻:《创造营2020》结束后,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赵粤:太累了,我先在房间躺个三天,再打三天游戏。然后跟这次在营里新认识的朋友也约好了,出去后要一起吃火锅、玩密室逃脱。我之前还老跟粉丝说,许愿环节能不能让我跟苏芮琪一起打一盘?我排位都掉了好多了(笑)。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