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 爆胎之旅,颠簸在澜沧江源头峡谷里,屋漏偏逢连夜雨

爆胎之旅,颠簸在澜沧江源头峡谷里,屋漏偏逢连夜雨

时间:2020-11-26 09:56  来源:葫芦岛计生委员会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爆胎之旅,颠簸在澜沧江源头峡谷里,屋漏偏逢连夜雨

干巴乡爆胎 幸而有好心人守护 好人一生平安

看完尕朵觉沃,要翻越一座巴干山去曲麻莱,这才不过三十公里,雪山顶上,突然间提示胎压检测,好不容易看到有个平台可以停车赶紧看看,呀,爆胎了。

幸好车里有备胎,卸了行李下来开始准备卸轮胎,这雪山上的风哟呼呼作响。也是很奇怪,这轮胎卡得特别紧怎么都卸不下来,当地藏族人特别好,他们主动停下来要帮我们卸轮胎,可不管怎么用力都是没卸成。他们告诉我们往前30公里,下了山就有一个乡可以补轮胎,然后他们的车就一直在我们后面跟我们走,帮我们看着轮胎。果洛玉树这一块真的很淳朴,保留着很多藏族人最原始的模样,也许是因为小众,来这里游玩的人不太多,才得以感受得到。

展开全文

最后我们还是在距离巴干乡只有五公里的地方,就感觉像是轮胎咕噜压过马路,只能停下来继续要卸轮胎。现在都到山下了应该会多点力气了吧,然而并不,依然卸不下来,他们因为还要往曲麻莱走,就没有再帮忙先撤了,我们俩相对无言,这地儿完全没有信号,看来只能搭车了。

我们准备一个人去乡里找人帮忙,一个人留在车上看车。拦了第一辆车,那位男士听不懂普通话,怕等会更不知道怎么办,只能作罢。拦的第二辆车,是两位喇嘛,他们带着我的同伴去前面村子找人了,我就在原地等候。

终于等到了好心人,听说是正在加油站里聚会被我的同伴拉着过来帮忙,正好他们家有大锤子可以帮我们卸掉轮胎,换了备胎以后,他又开着车带我们去乡里找了几家,终于找到一家轮胎店可以补胎!

我们在晚上十点才终于将轮子修好了,高反那又饿又渴又用力的旅途,这酸爽!

补胎的时候,帮我们卸轮胎的好人还问我们要不要去他家住。巴干乡是个虫草之乡,虫草季的时候很多人会来的,所以也是有宾馆的地方。现在冬季了,只剩下两家开着的,我们住的是桥头的一家。

楼下是餐馆,我去看房间的时候,就是简简单单的两张床,看起来还挺干净。一问:厕所呢?没有。

我的反应就是,嗯,是偏远地区的藏区无疑了。除了我们总是会光临的那些县城市区以外,许多乡村到现在都不能实现家家户户都有厕所、淋浴间,有个旱厕已经是不错了。更多的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偷偷摸摸在路边解决一下人生三急。实不相瞒,每回下楼,啥也不怕,最怕遇到狗!

不过比较好的是,这家宾馆竟然是有地暖的。老板娘看到我们要住,开开心心地将原本只有10度的房间的地暖打开,快睡觉的时候都升到20度了,也算是非常不错了。

爆胎颠簸在澜沧江源头峡谷里 屋漏偏逢连夜雨

(巴干乡-曲麻莱县-杂多县)

没有走过的路就不知道路况如何,就要吃亏。第二天出发时,我们知道前往曲麻莱有20公里的砾石路,不当回事觉得没什么,当然也是顺利过了,中午在曲麻莱吃上一顿四川菜,可幸福了。

吃完饭买了点零食饮料的补给,出发。看到目的地还有190公里就到杂多了,心里美滋滋的,今天可算是要早点休息了吧。

结果就这段路爆胎了两回。第一次是好不容易右后轮把备用胎搞定了,就还是昨天爆的那个轮胎。再次出发,也没过多久吧!左前轮也爆胎了,挺小一孔,发现了以后,我们实在毫无办法,备用胎都没得,往前开还有70公里到达杂多,往后是90公里到治多,不用怀疑,我们肯定选择是硬着头皮往前开。

就着破胎的左前轮,我们一路飙到110km/h,没办法啊,我们就想着能不能撑到有人家的地方。眼看着天快要黑了,我们的方向盘也渐渐不稳了,谢天谢地,这里居然有两户人家,还以为看到了希望,可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我们只能继续再往前开,又遇到一户放牧人家。

这位主人是实在没有办法不帮忙,我们是求着说让他把备用胎借给我们,给了500块的押金,搞半天轮胎依然是卸不下来。右后轮是因为昨天补胎的时候有跟那修轮胎的小伙子说不能栓太紧,要说还是好心人多啊。

那户人家的主人给了我们备用胎以后,就回他自己家了。突然间有辆车停在我们面前,是三个藏族人,他们也是看了好一会我们对那个轮胎无可奈何,看不下去了,一年轻哥们就开始动手帮忙了。

折腾了很久终于卸下左前轮,哈哈倒好,这备用胎螺丝孔太小,搞不定!我们都傻眼了,这可咋整,他们三也没办法。当下我们俩就已经做好了今晚就住在车上的准备了。要嘛就只能请他们带我们其中一个人去杂多县,请补轮胎的师父来帮忙了,这一来一回需要四个小时。

突然间其中一个朋友说,我去我们家看看有没有那个快速补胎的工具!!!他家就是前面两家我们敲门没应的那屋。于是我们的车真的是被快速补胎工具给救了,赶紧给人家一百块做感谢费,就这样,天黑了,我们带着一颗受伤的充满了气的轮胎和一颗备胎,我们再次出发了。

曲麻莱到杂多,这条坑坑洼洼的碎石子路是我这趟旅程认为最美的一段路,不过我们都在爆胎和补胎的过程中徘徊,甚至都没有时间拍摄任何画面,实在可惜。

这里是澜沧江源头的峡谷地带,有着多种多样的石头山,形状各异非常难得遇见。行走在这段路上,感慨着正是这么多一条又一条我们所经过的潺潺流水般的溪流,汇聚成了这条东南亚第一巨川,亚洲的第六大河。

两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杂多,这个县城就像是早期藏地的一些地方,完全没有联网的概念,搜轮胎店没有,搜酒店没有。那就只能搜汽车客运站了。

在客运站附近还是有许多宾馆,我倒是一家一家看过去了,大多数都是拿着三星级酒店的钱住着招待所的即视感。最后我选择了一家名为“扶贫大酒店”的酒店,当然一点都不扶贫,260元一晚还不含早餐,但已经算得上当地很好的酒店了……

入住安顿好之后,出门吃了一口热饭,就回房间早早休息了。这一天累的,关键是这沿途啥也没拍到,光顾着折腾车轮胎了,心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